<cite id="v17pt"><video id="v17pt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v17pt"></var>
<var id="v17pt"><strike id="v17pt"><thead id="v17pt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17pt"><video id="v17pt"><listing id="v17pt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v17pt"></menuitem><cite id="v17pt"><span id="v17pt"><menuitem id="v17pt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v17pt"></var>
首页>酒业资讯>酒业新闻
当OEM遇上酱酒热,这次历史还会重演?
时间:2021年3月25日内容来源: 酒说 浏览量:110 分享到:

有人说:浓香的老路酱酒一定还会再走一遍,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;

也有人说:今天的钓鱼台已经成为一种行业现象;

这是一个酱酒热势不可当的时代,酒说记者在市场调查中发现:现在有几个终端门店就敢去茅台镇拿一个条码,从去年开始酱酒OEM开始进入疯狂状态,名酒运营商、产融资本商、酒类连锁商都在去茅台镇淘金的路上,只不过有人淘到了金,有人掉进了坑。

当OEM遇上酱酒热,历史还会重演吗?

疯狂的酱酒OEM

打开钓鱼台酒业官网,进入产品中心页面,除了开始自营的国宾、贵宾系列,便是形形色色的开发产品,从珍品1号到龙马献瑞等钓鱼台酒,需要承认的是钓鱼台这两年能够迅速突破20亿大关,品牌热到烫手,与这种“产品裂变”的开发战略密不可分,品牌开发商们在全国各地攻城略地,钓鱼台酒的品牌也得到了无以复加的热度。

钓鱼台只是酱酒OEM大潮中的一个缩影,但需要肯定的是钓鱼台树立了一个酱香价值标杆。据了解,其目前酒体开发入门级价格已达到200元以上,成为仅次于茅台酒的价格标杆。不像钓鱼台都摆在明面上,其实进入许多酱酒重度市场例如河南、山东、广东等,就能看到很多酱酒的开发产品,习酒、国台、金沙(摘要)是其中能见度最高、也是消费者接受度最广的。

除了这些酱酒阵营中的头部品牌外,这两年迅速崛起的仁怀酱香酒、贵州迎宾酒、多彩贵州酒都是典型的品牌开发案例,包括夜郎古为酣客和中石化定制的产品,越来越多的酒商、跨界资本开始加入酱酒贴牌的赛道。2021年刚开工,小编就至少接到两拨电话,都是谋求好的茅台镇酱酒品牌资源对接需求的。

在卓鹏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田卓鹏看来,酱酒开发潮汹涌肯定是与行业形势有关,酱酒品类依然处于上升期,品牌溢价能力强,开发也是顺势而为。从当前来看酱酒OEM主要是存在三个机会:

一是品类扩容的机会,酱酒品类进一步做大做强自然有很大的市场操作空间;二是大单品成熟的机会,现在除了茅系和习酒外,其他品牌大单品都在成长过程中,大单品意味着消费者品牌认知,大单品不强自然是其他开发品牌的成长机会;三是许多酱酒企业组织薄弱,不具备品牌运营和某个区域市场渗透的能力,这就需要借助区域强势酒商或者其它力量来提高品牌市场占有率。

现在入局,还有机会不?

其实当前更多人关心的一个问题是:现在开发(或代理)一款酱酒产品还有机会不?在酒说调查了解中发现,尽管酱酒热正在从整个品类热向品牌热转型,但这依然需要一个时间过程,这也意味着酱酒开发的窗口期依然存在。只不过现状是:“七大厂”开发门槛已经基本关闭,新入局者对选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酱酒头部企业肯定为首选,但显然目前通道已基本关闭。茅台和茅台酱香酒自营品牌就非常强大,这一点不用想;郎酒本身开发的路子就不多,条码很少;习酒规模过百亿,特别是窖藏和君品两大品牌的运作,开发显然操作空间也不大;钓鱼台方面目前明确3000吨不扩产,而随着国宾酒第三代的新品上市,开发数量只会越来越少;金沙和国台也已经关闭了品牌开发阀门;珍酒全国合伙人模式推进,大单品珍15占据450元左右价格带,运作空间也不大……

除了上面提到的20亿规模以上的头部品牌阵营,真正适合酱酒开发的就是潜力选手,在酱酒江湖中潜力需要有两个硬件:一个产能,这属于前提;二是品牌,这决定消费理由。从茅台镇版图看,其实还有许多生产大厂,在仁怀酒协评选出的2020年度纳税十强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线索:

除了国台和钓鱼台外,还包括仁怀市酱香酒、云峰酒业、糊涂酒业、鹏程酒厂、衡昌烧坊酿酒有限公司、夜郎古酒业、金酱酒业和荷花酒业(集团)有限公司。此外,如国威酒业、大唐酒业(山门岗)、酒中酒集团、汉台酒业等都产能过硬。

酱酒下半场,运营商有未来不?

值得关注的是,当前的浓香大佬普遍聚焦大单品,曾经多品汇量的泸州老窖最是典型,而实践也证明只有聚焦才有未来,只有大单品才有利于品牌现象的提升和消费者认知的打造。而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浓香头部企业的砍条码、抬门槛才把一些品牌运营商赶到了酱酒阵营,才助推酱酒这把火烧得更旺。

酒说在与一位资深的品牌运营商沟通,对方并不看好许多酱酒品牌运营商的疯狂加入。因为现在头部品牌开发通道关闭,小品牌意味着更小的品牌影响力和市场溢价,这就意味着入局者需要更强大的品牌教育能力和更高的培育成本,先不论酱酒热能持续多久,就算基本的包材包装设计能力、品牌卖点提炼能力和市场运营能力,这就不是一般经销商所具备的,更别说几家烟酒店了。

“品牌包销看着利大,但从未来的长远规划看,不如抓住厂家自营产品更加靠谱?!备迷擞瘫硎??;褂幸桓鱿肿词牵撼Ъ叶欢羌凼沟闷放圃擞痰某杀静欢显黾?,后者其实运营能力和所承受的价格带是有天花板的,抛去很多环节,其实酱酒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好。

开发一款酱酒产品已经成为许多大商维持客户需求、面对未来竞争的必选,但与此同时,品牌选择、成本代价等显然都在收割着前赴后继的“韭菜们”,酱酒运营商本质还是品牌运营商,核心依然是品牌运营能力与市场操作能力,这一点并没有因为“浓转酱”而发生本质变化。随着酱酒热进入下半场,品牌成为消费者选择的第一落点的话,运营商群体可能依然面临着改换赛道的风险。

协会会员